齐喑-

齐喑,71,叫我齐暗就哭给你看
喜刀:)自行避雷不接受KY撕逼
拒绝任何形式的二传二改
漫威:贱虫 锤基 all铁
万年虫吹,我爱8315刺客
*雷CP向铁虫铁*
*铁虫和蜘蛛家都是亲子向*
DC:超蝙 桶翅
刀男:狐月
底特律:杂食,ALL51
APH:极东
GLBT通吃,杂食向
主吹荷兰弟,加菲,周国平老师,纪伯伦先生
孩厨,万年难产
本家小说戳晋江《第六病室》
P主,B站微博同名

就,我加拿大同学又双叒叕冬钓了

我来为大家表演一个丢人

【贱虫+盾铁】九型人格Ⅲ(电锯惊魂AU)

•主加菲虫xRR贱,MCU盾铁
•微量血表现
•传送门1 2
•普通人背景,电锯惊魂AU
•八百年了,我更新了
帕秋莉♂GO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3.Uniqueness

就算嘴上那么说,Wade并没有去查看厕所水箱。一行人来到二号楼,天已经快亮了。

“咔哒——”

刺耳的摩擦声从背后传来,位于队伍最后方的Rord先转了头看向一号楼。只见他们来时的入口已经被人重重地关上,一把看上去像锁的东西和铁链拴在门上。

Peter咬咬嘴唇,他有一种预感,竖锯离自己很近,近的就像在他手边一样,他完全可以通过右手把竖锯拽过来,摁在地上狠狠揍一顿。

可是他做不到。

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种荒唐的预感,可它就在那儿。一晚上的高负荷运转让他的宅男身体受不了,大脑深处的警铃打响,耳鸣伴随肝部时有时无的阵痛抗议。

这是一种很怪的预感,Peter不得不想法子转移注意力,他把脚一下又一下踩在地上,发出踏踏的响声。

他的警铃与其说是响了起来,不如说是压根儿没停下来过。

终于来到二号楼,他们发现了学校食堂,也发现了另一队人,带头的是外科医生Todd。

“起码他是这么自我介绍的,希望他不要成为一名理发师。”Wade连连啧声。

这队人剩的不多,已然过半,同样丢了保护对象的Carla,以及Todd的保护对象Brown,Carla是个承受能力不好的女孩,现在有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的嫌疑,只是个高中生。

Brown,没人知道他的全名,他不乐意说。“我打赌他叫卢瑟。”Wade揶揄。

食堂冰柜里有些保存完好的半加工品,没有绿色。Peter粗略的计算了一下,大概维持两天。

最宝贵的淡水资源反而多的要死,Rord发现之后拧开瓶盖就是一顿畅饮,吨吨吨吨吨。

“吃相可真难看。”Brown眯起眼睛。

很快Peter累了,神经紧绷的代价就是小腿肌肉酸软。熬过今晚,Peter想,熬过今晚,他是这样考虑的。Wade没有多说什么,他在观察,观察Todd和Brown,另一边Cap已经让Stark小憩一下了。

Joy不肯喝水,哪怕大家都没有中毒反应。她的影子是在动吗?Peter开口了:“嘿,如果,我是说如果,”

他想来一点儿鼓励,就像荒岛求生者怀里的排球那样,他舔舔嘴唇,Joy的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,他不指望Tony Stark会用钱收买Jingsaw,这不大可能,比政府出钱让帝国大学物理系教授找一间不存在的厕所还不可能。

“嗯——”Peter想了想,“要是我出去了,我或许能带你去实验室走走?”

Joy回头了,她歪着头,并不说话,然后她张开嘴,好像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一个“不”字。

N-O-.

她仍是看着Peter,这让他有些难堪。

“Parker,不,”她的语气生硬,“叫我Joyce,对,你睡吧。”

Peter呲牙,他不能肯定Joy Joyce是个好名字,当然啦,Joyce Joy也不是。Joy的态度令他生疑,三十分钟前他们还畅所欲言。

“他们就喜欢这样,有人就爱取奇奇怪怪的名字——你真没有司机叫Happy?”Wade侧身,“你又不是泥巴种或者家养小精灵,搭讪技巧未免太差了一点。”

Peter白了Wade一眼。

“没关系,”Joy看着天花板,一面摇头晃脑,就好像她脆弱的脖子支撑不了自己的脑袋一般,“我说啊——你们看看上面——”

Peter闻声抬头,天花板上赫然写着“小心食人魔”,猩红笔迹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不是血,”外科医生忽然这么说着,“水性油漆?”

现在除了Peter谁也没了睡觉的想法,Tony痛苦的叫道:“我梦到甜甜圈了!”

“节糖,最好戒了。”Steve拍拍他的背,“我说实话。”

“大兵,”Tony投来同情的目光,“你——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梦中情人为啥和你吹了的原因,梦露保佑你。”

Steve一头雾水。

Carla啜泣起来,至少不是嚎哭了。Peter尝试和她沟通,她只是抬头,透过发丝的间隙幽怨地看了Peter一眼,接着低声呜咽。

“呜,我不会安慰人行了吧,我承认。”Peter有点生气,竖锯那一番话在他肠子里来回释放天性,这不好。

“小心食人魔。”

“什么?”

Carla倒吸一口凉气,“小心食人魔,有东西要吃我们。”

“说不准。”Joy忽然走到Peter身后,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“人吃人——人吃人——对了,高材生,问你个问题。”

Joy把一袋冻肉摔到众人中心位置,笑得不自然:“你说呀,这是什么肉?”

众人脸色变化极快,只有Todd,他微笑着牵住Joy的手,低头吻了一下。

Joy笑得更开心了,但是Peter觉得Joy的病可能来了:是什么让Joy会随身带着美工刀?

“哈,可爱的小姐!”Todd轻轻捏着Joy的发丝,“你可真特殊……不过这不可能是人肉,你瞧,”他把包装袋拿起来,“这是白肉,你瞧见了吗?鸭子,鸡,鹅?人类的血红蛋白是牛肉的两倍,相当美味的珍馐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食人魔也不是不可理解嘛。”Joy把Todd的手拿开,报复地啃咬了一下。

不睡觉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Peter最后还是被真香了,他伏在角落,把头侧向一边,半睁着眼。Joy和Wade在守夜,两个小时后倒班给Todd和Steve。

Peter闭上眼,小心食人魔——小心食人魔——他不由自主的重复破碎的语句——谁都知道血红蛋白越多肉就越好吃——他听见Joy和Wade朝自己走来。

“……我不得不承认,Wilson先生,你的眼光不错。”

Joy的语气恢复了冷静,仿佛刚才那个疯狂的女孩儿不是她。

“好吧你个小熊软糖,你该尖叫了。”

“不,不,Wilson,我比谁都清楚他的效率。”

他是谁?Peter闭紧了眼睛。两人说话声音很小,Peter要保证注意力足够集中,他隐隐约约觉得Joyce身上有一股威胁感带来的恐惧,张牙舞爪,充满未知。

而Joy,她似乎有意让Peter听见自己和Wade的谈话。

“希望我们没有想到一块儿去。”这是Wade。

“劫后余生。”Joy似乎叹了口气。“Wilson?聊聊你的工作,一定比天气有趣多了。”

“我?我常常被雇佣来具现化人们的幻想,漆黑深邃的幻想。”

“了不起的行为艺术家。”

Peter不经意间动了动僵硬的身体,同时屏住了呼吸。

“看来我们吵到童贞女王了。”

“我想叫你Wade,(她把想字咬的很重)我老是要发错 i 的音。”

“这借口简直他妈的糟糕透顶,”Wade啐了一口,“你怎么不叫他Porker?”

这是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啊,这个宇宙的操控者抄了那篇科幻小说。”Wade裹紧了衣服,生生踹“醒”了Peter。

Peter吃痛,闷叫一下,很快“苏醒”过来。他起身,大家有武器的掏武器,没武器的拿厨具。

“你的小刀——”Brown回头看了Joy一眼。

Joy报以微笑,“谁知道厨房的刀有没有神经毒素。”

第二次敲门就像敲在所有人的心坎上一样,一下长,一下短,一下长。

Steve,他看向大门。这是求救信号。

然而下一秒Peter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是Rord。

“救救我!救救我——”Rord的手掌拍在门上,木门不满地发出重响,外面一定血迹斑斑。

Steve出于军人的本能要去开门,Tony瞬间一把抓住金发男人,咬着牙警告蓝眼睛:“你疯了,你分明百毒不侵。”

Steve甩不开Tony,只好冷眼看他,“你的心肠同样刀枪不入。”

突然响起的咀嚼声打断了两人的火药味,沉重的血滴在地上,伴随着骨头和肌肉的撕裂。

“这家伙的牙一定比毒液还丑。”Wade说。

接着广播忽然爆发出刺耳的悲鸣,Peter被突如其来的高音音调吓到了,只好尽可能捂住了耳朵,这情形持续了整整半分钟。

稀稀拉拉的微弱噪音,竖锯的口气出现了。

“恭喜你们,为了测试你们,我无意撒了个谎,在上一轮游戏中你们表现出色,可你们真的破解了谜题吗?”

Peter咽了口口水,有无形的眼睛在盯着他看。

“现在事不宜迟,请享受第二轮游戏。如你们所见食堂有着一些微薄的资源,而你们饮用了瓶装水的人——”竖锯顿了一会儿,“要为贪婪付出代价。总有人会变成脊蛙。”

Peter猛地看向Joy:她怎么知道死亡条件的?

Joy安静的听着,压根儿不去在意其他人。

“瓶装水有限,根据人的基本需求我准备了一些……我不想浪费时间,这只能支持你们所有人一天。”

Peter默默数了数人数,八个人,两箱水。游戏刚开始,他们队伍也是八个人。

“有一半的水里有让食人魔更好发现你们的药剂,令人抱歉的是,Rord,他是个虐待恋人的好手,现在报应来了,蛇缠上了玫瑰。明天黄昏,学校大门会自动开启,顺便南面五公里外的加油站是有人的,小心食人魔,祝你们好运。”

广播戛然而止。

Joy却上前拧开了瓶盖,如释重负的喝了下去。

“你怎么敢!”Brown喝道,“食人魔会找上我们的!”

“他不会设置死局,那样没意思。”Joy说,“Todd的t,Brown的o,Wilson的i,Carla的c,Peter你中间名的n,Stark的n,Steve的o——还有,我姓 Maxine ,不该有的都死了,你说是什么意思?”

non-toxic,无毒,Peter暗自想到。虽然很勉强。

“你们应该聪明一点的。”Joy表现的很轻松。“你知道伏地魔吗?”

“走了。”她走过来,要去开门。

“等等,”Tony开口,“Rord怎么出去的?”

“我以为你注意到了呢,他等你们都睡着后就不见了,谁知道了。”Maxine困倦地打了个哈欠。

“你去哪儿?”Steve拉住姑娘。

“广播室,我不知道有设定时间自动播放广播的方法。”Joy说,“顺便以身试法,看看食人魔对我有没有兴趣。”她转动门把手,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冷静。

Carla拽着Peter,小声问道:“你——别丢下我好吗?”

Peter抿嘴,他又能保护谁?他不过是被保护者。他看向Wade,两人目光接触相当久的一段时间,Wade沉默的时候蛮帅的,Peter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。Peter害臊的揉了揉脸,他的脸在放暑假。Wade的眼睛是蓝色的,像一片海洋,他能感觉到安全感。

他草草答应了Carla,尽量不去注意Wade的一举一动。他恋爱了,他以前从不信一见钟情。或许是吊桥效应?竖锯只是想拍个恐怖片牵牵红线罢了。

他没吱声,但他听见Joy小声地说了一句“恋爱的算臭味”。

门外,Rord的血变成不令人愉快的深色,一直向围墙延伸过去。

Carla嗫嚅着不敢抬头——也正是因为不抬头,等Carla因为疼痛而尖叫出声时为时已晚。

Todd拿着一把菜刀捅入了Carla下腹。

男人似笑非笑。Carla用喘息代替了呐喊,一只手紧紧抓住Peter的肩,眼睛浮肿,另一只手握着刀留下的伤口,那里正在大出血。Carla倒退几步,松开满是血污的拳头,倒在地上蜷缩成一个小球。

Peter因为靠近Carla,外套染上了血迹。没有呕吐,没有惊呼,没有昏厥,他站在那儿,脑内一片空白。

“脱衣服,快点!”Wade见他不动,自己上手解开青年的外套,衬衫显得Peter身形单薄。

“你干什么?”Tony压低声音。

“死不了,”Todd踢了一脚还在出血的Carla,“我比你们清楚哪里会致死,记得我的职业吗?”

他吐字清晰,带上命令的色彩:“所以在引诱到食人魔之前,我们最好跑快点。”

TBC

各位不用担心,JOY是个超帅的僚机23333

桶翅真好,暴卡真好
嘻嘻嘻嘻嘻嘻嘻刺客虫好好看哦
……我家三十多个孩子没饭吃……?
我,齐喑,绝不认输

Peter丢掉了Stark公司的实习项目,失魂落魄地往皇后区的家走去
Peter的好朋友Wade从家里走出来,对Peter说
“嗨蜘蛛宝宝!”
“不侍大星!我是Spiderman!”

【原创/GL】琵琶与琴

•写了自设x疫宵太太的文,背景是普通人设定的自家孩子,大概是漂亮姐姐撩到鬼畜区UP的故事,不要问我为什么在南京,戳本家吧
•沙雕P图手也有写清水的一天
•一天不隐喻我就浑身难受
•以及 @-疫宵-

-△-

一酒吧负责人疫某涉嫌让其同性恋人男装,不构成夫妻共同财产,经起诉骗婚未果立案调查

目击证人   林东   第六大队实习组员  女  23岁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疫宵,女,25有余,抽烟喝酒烫头,目前在南京第六刑侦大队附近闹市经营酒吧,爱好是撩自家店员元宵和撸狗子。如果说女人抽烟的技术和床上功夫成正比,那恐怕疫宵就是战斗机。两个字,好泡。

        齐喑,女,一米七四,年龄不详,本是应届上海某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生,咖啡店老板,兼职音乐人,低血压和肺病缠身许久,无不良嗜好,据说本人其实在哲学很有远♂见。

        她们第一次见面南京已经进入了秋天,齐喑正在咖啡店里捧着笔记本改demo,疫宵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纪伯伦,鲁迅,周国平,咖啡店里的书架上只有这三个人的名字,偶尔亦舒出现,店主似乎不大喜欢客人的意见,始终不肯上新。

        角落里的小提琴和琵琶永远是摆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 齐喑的吧台上是冰淇淋红茶去冰三分甜,照理来说肺痨患者不该不节糖。

        “卡布奇诺能加巧克力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疫宵托着下巴凑近齐喑,红宝石般的双眸中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齐喑摘了眼镜,不急着合上笔记本,正视疫宵开口道,“像你这种漂亮的女孩子,想要什么都是合法行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 疫宵勾起嘴角,笑道:“嘴真甜,我们也算是多年的竞争对手了,头一次看你耍滑头。”她的右手手指卷着头发,笑容越发的诱人,深V露背装很好的诠释了美人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 齐喑的笔电旁边有本《把栏杆拍遍》,趁她背过身去的时候,疫宵就随手翻阅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等卡布奇诺递过来的时候,疫宵已合上了书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为赋新词强说愁?”女人调侃,举手投足都是成熟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 齐喑耸肩,“无人会,登临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第二次见面是在一个月之后,立冬,疫宵店里有人寻衅滋事,她坐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不语,修身的衣物勾勒身体的曲线,脸上仍是完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喝点东西吧,我请。”面对着走过的辞京文人,风尘女子是这样开口的。

        齐喑,女,年龄不详,四年前离沪,爱好撸一只叫反转的黑猫,最近被叫黑白的中形犬及其女主人缠上。

目击证人  苏言燃  法医  男  27岁

        头一次见着那姑娘,她想对老范动手动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请问剖尸判几年,在线等,急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上去握住她手腕,衣质柔软,没有什么份量的身体犹如一碰就碎的瓷娃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哗,感情真好,嫉妒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的远房亲戚是个老好人,酒吧出事就把疫宵领回来了。打那以后小提琴就再也没有落过灰,疫宵喜欢听D调的曲子,齐喑就跑遍了南京的乐坊寻得俄罗斯曲作家们的得意之作,她最擅长的本是G小调,全半全全半全全,巴赫和你说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 疫宵约我抽烟,女士烟细长而味淡,她用左手手指和中指轻轻夹住,打火机是顺风点着的,拖着同样细长的火焰尾巴。她先是轻轻抽了一点,正欲说些什么,不慎烫到了自己,于是轻呼一声,转身莞尔笑道: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点烟,夜幕中又跳动起一点零星火光,很快便熄了,我说齐喑肺痨成疾,身上哪儿来的烟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亲戚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疫宵小姐肯动真心,是苏某人和家父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称呼倒是奇怪。”疫宵吐出一口白雾,烟雾之中给人一种不清不楚的诡秘,她一袭黑色紧身长裙,帽沿上有蕾丝缀花,仿佛白夜中苏醒的黑天鹅。

        “男朋友不错。”她冲我又是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块陈年木头,”我打个哈气,冷风迎面吹来,有点困乏,“这话是当不得他面说的,否则叫他学法律的听了又是一顿好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嘻,”疫宵是个美人,皮肤是终终日不见太阳的苍白,近乎病态,倒衬出她气质非凡。“言归正传,没什么想问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同类相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她好像不听我的回复,脸上的笑莫名让我觉得僵硬,这皮囊底下的恶毒我那傻远房可瞧不出来,疫宵只是拨了琵琶的弦,无法结束的是虚情假意的演出。

        “问我何时结婚,”她抿唇,摄人心魂,“儿子。”

关键证人  元宵  酒吧服务生  女  19岁

        家不再,心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 疫宵一旦喜欢上什么,你是抢不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窃来的东西才弥足珍贵嘛,”疫宵把擦到一半的高脚酒杯倒过来,透过球面镜观察鱼眼世界,“这话可不是我说的,齐家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肯定都是墨水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心才是最凶的刀。”我说,一面从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中夺回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妾身纵横情场,想不到败在一介落魄书生手上,官爷定要替我做主。”疫宵边笑边摆出一副痴情红尘的讨嫌样,一口整齐的牙不经意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音乐剧里不该有琵琶,我暼疫宵一眼,店里无人,她的脸上是少有的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 “玉环飞燕皆尘土——”她歪头,自嘲地笑。

证据不全,无法起诉。
调查员:白芷

P1 @心中默念消费观 太太的原图!是学校劳技作业!帆布杀我
万圣节礼物🎁

物理真他妈讨厌,英语杀我
我爱数学,你看这个直角三角形,他是我这辈子的大宝贝
化学?不存在的